马太福音2:1-2,“当希律王的时候,耶稣生在犹太的伯利恒。有几个博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说,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从古至今天下万国中有许多人在寻求永生和真神。我们得到主救恩,理当将耶稣真理告诉更多人,使他们也来喜乐敬拜神。

Home » 愚智世界 » 野蛮宗教与文明宗教

野蛮宗教与文明宗教

今天人们所知道的和学者们所研究的宗教,虽然有些宗教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但其中一些宗教是从原始宗教中脱胎换骨的文明宗教。而这种与人类文明社会并肩发展的近现代宗教,失去了远古野蛮宗教的特有传统;这主要是通灵术和各种各样的神秘仪式,而这又是与那时的大自然和人类的千古之谜所相关的事。

因此人们在面对当代社会的主要宗教时,几乎想不到为什么人类会经历过野蛮的宗教,更无法将千古之谜与远古宗教相联系。可以说,文明宗教在人类历史发展中起到了关键性的推进作用,使人类能走出野蛮状态,而进入以国家形态为标志的文明社会的初级发展阶段。以往的历史学者常从阶级斗争和社会形态的变革来研究人类社会的发展,他们忽视了宗教的文明化对古代文明社会所产生的关键作用,也没有深入研究文明宗教的发展对社会变革的直接影响。因此这篇文章的内容将开阔读者朋友的视野,继而能增加对宗教身世的整体了解。

1,野蛮宗教之谜

当代人对野蛮宗教几乎没有多少了解,或者只是从考古的发现和原始部落的探访中得到一些粗浅的认识。再由于我们的世界观远离三、四千年前那段奇特的时代,因而不能理解并否定了野蛮宗教的通灵闹鬼之奥秘。于是,远古的野蛮宗教便隐身于千古之谜当中,使人们无法完整地了解人类在宗教历史中那段特殊的经历。为了揭开野蛮宗教的奥秘,我们必须研究它是如何产生的。在此我要问,如果没有鬼的话,为什么古人那么起劲儿地闹鬼呢?而且还用那么多的器具(请参考远古的出土文物,如三星堆文物;另外,我觉得”鬼”这个汉字好像是带着假面具或称为鬼面具的人)来进行祭祀的仪式呢?因此我们要抛开现代人不信鬼的偏见,以全面接受远古史实的态度开始我们的研究和探索,并用全方位的归纳式思维来对史实进行历史逻辑性的概括和总结。反之,我们永远也解不开野蛮宗教之谜。

我们在原始宗教是如何产生的文章中简略讲到野蛮宗教和通灵之术的由来;这就是人有通灵的灵魂,灵魂世界则有鬼怪之事,再加上大自然和天体星座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因而古人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中就从事过野蛮宗教的仪式和活动。由于那时的天体和天象是奇特而在变化的,并与大自然的变化有着奇妙的关系,所以古人就将观天象作为族长的权威工作,并与宗教仪式联系起来;而中国的《易经》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作(当然还有玛雅文化的宗教天文学)。然而现代人却弄不懂古人的遗作,常常认为《易经》是卜卦和算命之书,而很难看出这是讲述古人观天象和作历法的重要著作。(注1)另外,野蛮宗教的产生也是从挪亚家族的祭坛献祭而异化出来的;而古人的祭坛献祭不仅在圣经和古代文献中有记录,而且在考古中人们也发现各种样式的祭坛,如在中国辽宁省发现的祭坛遗址。(注2)这样古人便用观天象、通灵术和祭坛来从事宗教活动,而在其中便产生了野蛮宗教。

如果我们仔细研读圣经旧约的话,便会知道野蛮宗教有四大特征。其一,进行野蛮宗教的人们不再按照挪亚以动物来祭祀天神的法则,而是用活人来献祭。这种野蛮的做法不仅在以色列人的始祖亚伯拉罕的时代,甚至在大卫王的时代,仍旧存在于巴勒斯坦之地。此外,人们所探索那神秘消失的玛雅文化,实际上也是献活人的野蛮宗教;而继承玛雅宗教传统的阿兹特克人就曾用活人来祭祀他们的神。(注3)

其二,野蛮宗教的崇拜对象从无形无踪的真神转变为具体形象的偶像,祭司们便成为偶像的代言人,并以这种宗教的仪式来获得上层或统治者的地位。由于不同家族和部落崇拜不同的偶像或图腾,因而多神偶像的影响便随着部落和民族之间的交往而不断扩大了。在野蛮宗教的祭祀中,祭司常会头戴假面具来装神扮鬼,(注4)或者在脸上或身上画出不同的图案和色彩,并加上特殊的装饰,来达到宗教仪式的效果。

其三,主持野蛮宗教的人们常用通灵术,或称为巫术和魔法,还有占星术,来进行问吉凶和算命运的宗教仪式。而这种宗教仪式是与当时大自然和天体的奇特变化分不开的,而且也与当时人们的通灵程度密切相关。然而我们这些现代人无法看到那时的通灵仪式,因此大多数人也就不相信灵魂世界的存在。即使这样,我们还能看到有些人通过巫术和魔法来表现他们的特异功能;比如,有人用铁针或竹签穿过舌头或脸颊,并且不痛也不流血(人们可以通过电视节目看到发生在东南亚国家的这种场面)。

其四,野蛮宗教的内容也包括了宗教式的淫乱。例如《史记:夏本纪》说,”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乱。”另外,在远古的壁画上,我们也能看到古人将性生活与宗教仪式结合在一起的画面。(注5)而这种宗教式淫乱的影响持续了相当长的时期;在使徒保罗传福音的时代,在哥林多城的古希腊神庙中就有上千的妓女从事卖淫的活动。(注6)野蛮宗教中献活人、拜偶像、通邪灵和行淫乱这四大特征是相互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样,祭司们用如此的宗教仪式来解读天灾人祸和生死奥秘,使信徒在野蛮宗教的辖制中来顺服由宗教主宰的人际关系,从而维护了残暴的奴隶制。在圣经中,我们可以看到神对以色列人违背诫命而嗜好野蛮宗教的愤怒(列王记下17:7-17,23:4-14)。

除了在中东地区以外,野蛮宗教在世界各地都有一定的影响。在中国的四川盆地就曾盛行过通灵闹鬼的习俗,(注7)而这也与西藏的笨教有着相通的关系吧。另外,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古国的消亡,是否也是由于野蛮宗教的缘故呢?(注8)今天,不少学者在探索一些古老宗教神秘消失的原因,然而他们却不了解野蛮宗教所扮演的特殊角色。圣经旧约告诉我们,神曾亲自灭除迦南之地(今天的巴勒斯坦之地)的一些野蛮宗教,但也遗留下少许信野蛮宗教的部族,以便考验以色列人的信心。在地球的其他地方,神也会叫天时地利为正义之师效力,使之能消除野蛮宗教的影响。而在这一过程中,神还导演了文明宗教的兴盛;这就使野蛮宗教的仪式逐渐被民间习俗所取代,比如野蛮宗教在中国被化解成民间的巫术。(注9)由于学者们常用原始宗教的片面研究来无知地忽略了野蛮宗教的奇特内容:通灵现象;因而使人们很难了解野蛮宗教在人类历史中的特殊作用。虽然学者们发现了许多祭坛和挖掘出了不少文物,但他们很难能想象古人在那里用这些器具来进行什么样的宗教仪式。今天,我们要将野蛮宗教看为是人类原始宗教的主要内容,来进行深入的研究。除了在太平洋岛屿和热带丛林中来考察原始部落的宗教习俗,我们要更加重视对远古文献资料的研究;而在其中,圣经向我们启示了人类社会和宗教历史中最为重要的内容。

2,文明宗教的产生和发展

野蛮宗教的弊端不仅很多,而且影响到人类社会按照神的意图向文明社会的发展;其中最严重的就是通灵术和将活人献祭(这也许是玛雅文化消失的真正原因)。在野蛮宗教的仪式中,从事通灵术和巫术的术士们原本是家族或部落的首领,但由于人口增长和部落间战争的影响,他们的地位受到军事首领和治国人才的挑战。在中国古籍的《尚书:大禹谟》中有这样的记载:当舜帝选择大禹作为权力的继承人时,大禹却说,”枚卜功臣,惟吉之从”;他是在谦让于有功的术士,而舜帝的回答证明他选择大禹也是参考了占卜之术和众人的意见以及鬼神的反映;因而大禹接受了舜帝的授权。由此我们便能了解到中国的原始宗教在权力交替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随着大自然的变化趋于稳定和规律化,再加上天体星座的最终定位,便使得地处四季分明区域的民族能够按照历法和农节来发展早期的农业。同时在这一过程中,文明古国的人们在部落联盟的基础上开始向国家的初级阶段发展,而在奴隶制基础上也成长起一批编写史书的文士和研究人生哲理与国家兴亡的辩士。由于大自然神奇时代的结束,加之巫术卜卦影响的减弱,新兴的统治阶层和士大夫们开始健全国家的制度。在这一过程中,怎样统一人心,便成为君王臣士的主要任务。在当时,老百姓仍旧依附图腾和保护神的影响力,而且这种多神的信仰不利于国家的统一和稳定;此外,巫术之士们的煽动能力对新兴的统治者来讲,也成为具有颠覆性的隐患。因此统治阶层一方面要将术士们控制在自己手下,并减少他们的自主作为;另一方面又要用一个具有共同代表性的神作为国家至上的权威代表,来统一国民的信仰,并使国王得到”天子”之权力和意志。同时,统治阶层还要用哲理化的教义取代神话式的教义,用文明化的宗教仪式代替野蛮的仪式,用与国家法规同步的教规来规范宗教的活动和神职人员的管理。总之,统治者要用文明化的宗教来为政教合一的国家体制奠定基础。

在研究远古宗教向文明宗教发展的历史时,有两个民族非常值得我们的注意:一个是东方的中华民族,另一个是中东的犹太民族。讲到犹太教的产生和发展,我们又要反思这样一个事实:创世真神亲自介入人类宗教文明化的发展过程。圣经的旧约部分就是这段历史的最好记录;因此我在此不做过多的论述,只是点出几个供人思考的提示:亚伯拉罕生长于献活人祭的野蛮宗教的时代;以色列人在埃及做奴隶时,受到多神教的影响。犹太教是在以色列人出红海后开始形成的,是神使用摩西向以色列人发布诫命,并制定教义和教规。在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的前后,神剪除了许多以野蛮宗教为信仰的民族,并使剩余的民族大大消弱。犹太教中有照顾孤寡穷人的教义,这种朴素的互助传统和人人平等的观念也影响到近现代民主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兴起。在公元初时期,神亲自以人的形象来对犹太教进行一次宗教上的挑战,并由此产生出基督教。此后,基督教传遍欧洲,带动了欧洲国家的社会进步与发展,使之成为近代以来对外殖民的列强。同样,神也使用这些国家将基督教传遍了全世界的大小城市。公元七世纪,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影响下,伊斯兰教在中东兴起,并逐渐向世界各地传播;由此而在宗教世界中形成了一神教的三足鼎立之局面。

在讲到神对人类社会的介入,让我们来看看远东大地的中华民族是怎样信仰宗教的。在此有一个谜:中华民族是怎样走出野蛮宗教,而以敬天的教义和仪式建立起周礼的呢?我们深信神以间接的方式介入了中华文明产生和发展的历史过程;而我们对此观点的立论有三方面的研究内容。第一,挪亚和其长子闪是中华民族的直系祖先,而且他们很可能到过和死在中国的西域,因为当时的不周山(也就是昆仑山)是远古神奇社会的兴盛之地。于是,他们教导并实行筑坛祭天的家族规范,使他们的后代能继承这个传统。而其他旁系家族和迁移别处的民族便逐渐忘掉或改变祭神的传统内容。第二,中华古人在全人类中有着独特的观天象经历,使他们在创造古代历法和其他生存技能方面,优越于当时很多的的民族;这也是神将中华古人放在一个特殊的自然环境中,让他们得到特殊的自然启示。因此中华民族的祖先对天的威力和神秘,有着特殊的认识和深厚的敬畏。第三,在中华古人各部落的征战中,在尧舜禹的权力交替中,在灭商兴周的朝代变革中,那些反对野蛮宗教和暴政的领袖们,便能上得”天意”而下得民心,并持守祭天的传统。我们相信神以看不见的大能之手来掌管这段特殊的历史,并仍旧不断调控中国历史的发展。

公元前后中国的百家争鸣和儒家的兴盛,将祭天的传统和皇权统治结合起来,形成独特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制度,直到清王朝的灭亡。而其中天子为神权之化身的特点,使得国家性的宗教虚而不实,也使中华民族从始至终没有统一而独家称霸的宗教。虽然道教和佛教在中国有着相当的影响,但都没有成为伊斯兰教那样能统一民族和国家权力的宗教;这便为中国人的思想解放和寻求真理提供了可能性。谈到文明宗教在中国的作为,儒佛道三家都有各自的贡献。儒教将中国文化的传统观念灌输到思想学术领域和教育系统,为国家的管理体制奠定了理念基础。道教将巫术进化为炼丹成仙之道,并为民间文化注入了多彩的内容。佛教则向城乡并进,改良粗俗的山野信仰;而佛教的藏传就是个好例子。据《西藏新志》记录,佛教是从东晋安帝义熙三年(公元407年)开始传入西藏。在那时,西藏人仍信仰苯教,这是一种巫教,崇拜自然物和鬼神精灵。(注10)随着西藏统治阶层逐步接受佛教传经,并将之与本土文化相结合,藏传佛教才在西藏扎根并繁生出许多的教派。此后一千多年中,藏传佛教的各教派之间或教派内的争斗,使西藏社会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中。直到清朝年间,中央政府用”金瓶掣签”来确定灵童转世,并树立达赖和班禅两大教派在西藏政教合一中的领导地位,使得西藏与清王朝建立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权之间的稳定关系。

此外,让我们再来思考一下环地中海国家的宗教变革、印度的宗教进化和美洲的神秘宗教。古希腊的哲学和文化曾经灿烂一时,但因为多神崇拜和城邦政治的分裂,最后被罗马帝国所吞并。而罗马帝国和其多神拜物教也随后被基督教归化了,并借其影响将基督教扩大到欧洲其他蛮族的土地,最终清剿了欧洲的原始宗教。印度现在是一个遍地偶像的国家。而在远古的印度,由部落种族引起的种性是当时社会的核心纽带;并因之产生了以四类种性来划分阶层的印度教。人们以灵魂转世为信仰的基础,约束自己的行为,并用来世的希望来转移自己对今世的不满。另外,虽然佛教产生于印度并在别国兴旺,但此宗教在印度几乎消失;这使印度学者颇感费解。(注11)在美洲不少的部落民族中,流传着有关一位神秘人物的神话故事。这位留着胡须的白人,教导当地的土人们生活和生产的技能,并指导他们过文明化的生活。后来他遭到恶势力的攻击,被迫离开美洲;当这位白人入海消失之前,他说自己将来还要回来的。(注12)在研究和对比这方面的资料时,我们惊奇地感觉到,这位白人很可能就是神或天使的”道成肉身”。如果玛雅文化统治全美洲,如果印第安人不欢迎”白人的再来”,很可能美洲和人类的历史要重新书写。因此这是神手布下的伏笔,使野蛮宗教消失,使印第安人的各个部落分散而无力对抗西方的入侵,使印第安人欢迎欧洲探险队的先头人马,使之能安顿据点和扩大势力,如此等等。总之,整个人类的历史发展都是在神的控制之下,一切重大的事件都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最终使圣经传遍全人类。如果我们认识不到这个高度的话,自然会在千古之谜面前徘徊不解,并会陷入许多的误解之中。

3,文明宗教对人的道德规范

文明宗教对人类的一大贡献,就是以宗教的威慑力塑造了家庭、部落和部落联盟的道德规范。圣经旧约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历史的范例:从雅各的家庭发展出以色列人的十二个部落和主管宗教事务的利未族,而由此形成了以色列的国家。如果我们仔细察看圣经旧约的内容,便能明白:神通过神迹奇事来树立摩西的权威以及祭司和君王的权柄,使以色列人能在公元前大约一千五百年的历史中,在摩西律法的规范下来维护民族的统一、生存和发展;而更重要的是为神的道成肉身准备了民族性的”场景和道具”。

在古代中国,家长制的权力是很重要的;而通过宗教仪式来形成长子世袭继承权的规范,为王朝的巩固和社会的安定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值得我们深思的是,中国古代的一些道德规范和以色列人的律法很相似,如婚姻中的一些规范和孝敬父母,如此等等。在家庭和部落的道德规范中,婚姻和人们的性关系是重要的内容。而其中男子的主导地位和女子的贞节又是这类规范的核心,并使几千年的人类社会能稳固发展。只是到了二十世纪下半叶,在西方的性自由风潮的冲击下,人们对性和婚姻的传统道德观念便逐渐瓦解了。然而在现代的婚姻家庭不断被破坏的警笛声中,与政府的无力和哲理的无能相比,宗教的传统观念还能在信徒当中起到一定的约束作用。文明宗教将家族中的原始权威提升到部落联盟和初级国家的王权,而政教合一的国家制度则为人们尊权服法的道德规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如果人类在远古就处于无政府的理念和状况中的话,人类社会则不可能向文明社会发展。可是如今随着民主自由风潮在全球的普及和影响,人们越来越敢于嘲笑当权者,并向传统的权威挑战。

文明宗教在人类社会的法制制度形成之前,起到了维护家庭、社会和国家的秩序以及人际关系中的道德规范。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在这方面的作为是相当大的,因为其政教合一的权威性成为立法和执法的保障;而在其宗教的教义和律法中则有定罪和处罚的条款。此后,随着政教分离和法制制度的形成,特别是在欧洲天主教的教皇制度衰败过程中,封建王权和后来的民主政体都以国家法律来约束人们的行为。而今天的人本主义则将人性的法规与宗教律法之间的差距给扩大了,使得传统道德失去了法律保障,也使得人们可以更自由地犯罪和罪犯后能被免除过重的惩罚。文明宗教在推动人类社会进步中,还主张人的正义和良善;这也是传统道德观念中的一个重要理念。圣经和古兰经有这方面的说教,而儒教、道教和佛教等其他文明宗教也有相关的教义;这是人的良知在文明宗教中的共同反映。并且在人的良知和传统观念的影响下,近现代的社会改良和社会主义的新思潮才能脱颖而出,并对人类社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今天,不少人会认为,传统的宗教和道德观念已经过时了,并由哲学和政治上的思潮及理论所取而代之。然而我们应当清楚,文明宗教和传统道德之所以与当代社会产生差距和矛盾,并不是由于古人的遗训变调了或退色了,而是由于今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情欲而公开做出古人不敢公开做的事;于是社会的媒体和大众不再需要用古人的观念来遮丑了。然而人们仍处在观念上和行为上的各种矛盾之中,并受到一些无法和无力能解决的麻烦之事的困扰。如果人们去求助于宗教的帮忙,也会发现宗教教义的无能为力,甚至还会发现一些宗教的伪君子正是这种麻烦事的制造者。总之,不论是多么完善的法律体制和多么动听的哲理,还是宗教教义和传统观念,都无法制约人们心灵中的罪恶念头,也不能规范人们钻法律之洞的行为。对此,主耶稣通过圣经新约赐下主内新生命的真理,教导门徒要超越宗教的伪善,让圣灵更新人的心灵和生命。然而基督教的传统教义却没有全面系统地宣讲耶稣真理,使教会在两千年的基督教历史中走了很多的弯路;因此我们也应当思考基督教的局限性。

4,文明宗教对社会的正负影响

从远古至今,国家统治阶层都要利用和管理宗教,使之能服务于自己的利益;而他们不能不关心的就是国家的安定和民心的归属。这样,如果国家领导人能善用宗教,便可以用宗教来协调民族的团结。特别是在单一宗教的国家(如伊斯兰教国家),政府则带有很强的宗教色彩,使用行政和宗教的双重影响来治理国家,并用宗教的传统观念来维护民族的道德观念。因此在多民族和多宗教信仰的国家,政府的一大任务就是平衡主流宗教和非主流宗教的关系,消除各宗教间的矛盾或冲突,使信仰各种文明宗教的人们都能得到权益上的尊重;然而要很好地做到这点是不容易的。如在前南斯拉夫联盟解体后,民族和宗教的冲突则引起了战争,最后在联合国的介入下才得到一定的解决;可是这样的矛盾依然存在。

在多民族和多宗教的国家,政府为了避免宗教的负面影响,要尽量减少宗教对国家事务的介入,并与各宗教组织建立很好的协调关系。在处理民族纠纷时,当事机关应避免牵扯到宗教信仰的问题,而要以相关法规来处理纠纷。同时,政府领导应当保障各民族的平等和团结,这是避免宗教冲突的重要措施。另外,政府还应通过宗教立法,将各种文明合法的宗教限定在宗教特有的活动范围之内;这主要是指宗教在服务人们精神生活和慈善事业等方面的活动。这样,政府用法规使宗教团体明确自己的合法地位和发展空间,而不干涉和不参加任何的政治活动,更不进行反对政府和违反政府法规的活动。政府的宗教机关还应研究各类宗教的同异之处,并用其共同性来引导各类宗教信徒之间的和平共处。同样,政府领导应鼓励和赞同宗教在维护社会传统道德方面的作用,使之能协助政府来消解民众的不满和稳定社会的秩序。各类宗教的一个相同点是慈善性,因而政府要鼓励宗教团体参加社会的公益活动。

对于国际化的基督教来讲,这种宗教在东西文化中会引起一些宗派上和解释经文上的矛盾;这就要求东方国家的政府在引导外来宗教本土化的过程中,通过宗教机关和圣经学者对圣经的研究,引导教会和信徒在圣经真理上达成统一的信仰基础。虽然政府可以通过立法来规范宗教的合法活动,但是却解决不了宗教本身的问题;这就是宗教对所有信徒和非信徒来讲,究竟是人生真理,还是虚无的说教?这一重大的课题只能由那些超越宗教而探索真理的人们来进行;而对这一问题的正确解决,将给全人类的命运带来积极的影响。

总之,当代世界上的文明宗教,如犹太教、印度教、佛教、道教、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伊斯兰教等等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宗教,对人类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而且不少文明宗教的倡导者确实是为了维护传统的道德观念,或者在社会的腐败中探索超越世俗的方法和道路。然而宗教人士们却很难超越人性的各种欲望,因而使许多的宗教信徒仍旧在世俗生活中磨难而找不到更新生命的正确方向。

研讨注释:

(注1)请参考:《中国古代历法解谜:周易真原》。山西省太原市: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年。

(注2)《中华远古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85-86页。

(注3)《水晶头骨之谜》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1998年;129-133页。

(注4)《神话考古》。北京:文物出版社,1995年;352页。我们揭奥团工认为”人兽面神徽”很可能就是祭司所用的假面具。也请参考三星堆中的面具:”一个世纪的谜团:三星堆考古纪实”。经济参考报,2001年1月7日星期特刊。

(注5)《出土的谜团》。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1999年;124-126页。

(注6)The First Epistle to the Corinthians,The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New Testament(Grand Rapids,Michigan: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1987),page 2.

(注7)中国远古的巫术之乡在四川盆地和中原一带,请研究这种神秘的历史,并参考:《道教十日谈》。安徽省合肥市:安徽文艺出版社,1994年。

(注8)请参考:《文明的疑踪》。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2000年。

(注9)请参考:《中国巫术史》。上海三联书店,1999年。

(注10)《佛教十日谈》。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4年;49-65页。

(注11)《印度古代文化与文明史纲》北京:商务印书馆,1998年;110页。

(注12)《上帝的指纹》北京:民族出版社,1999年;61-75页。

难题、课题、思考题:
为什么古文明社会的开端必须以宗教的文明化为先导?学者们为什么无法认清野蛮宗教的通灵术呢?古人类中的不同民族为何有一些共同的道德观念?为何人类是以父子的世袭权力来建立家庭关系的呢?中华古人怎样将敬天的传统与多神偶像的习俗相结合呢?今天为什么有些民族或部落仍旧保持了野蛮宗教的一些传统呢?

请研究中华古人的野蛮宗教是怎样被周礼所取代的。请研究野蛮宗教的通灵术与奇特大自然之间的关系。请研究文明宗教在人类古文明社会中的特殊作用。

第一稿发表日期:2008年5月10日。第二稿发表日期:2013年1月8日。

朋友,很高兴你阅读这篇文章,期待你将意见或感受告诉揭奥团工(exposingmtm@gmail.com)。这样,我们会不断修改和增添本文的内容,使更多探索人生真理的朋友得到心灵的启发和帮助。你可以将文章复印或传递给亲朋好友,或通过你的微信、微博或博客转发这篇文章。如果你在其他网站或网页或报刊杂志上转载此文,请注明这是来自揭发奥秘网站的文章;因揭奥团工拥有在揭发奥秘网站(exposingmysteries.org)发表的所有文章的版权。愿我们一起在网路世界广传主耶稣的真理,愿更多的失丧灵魂能得到永生的救恩!